欢迎来到奥明能源的官方网站! 中文版 英文版
全国服务热线

0510-85310089转8069

产品中心 PRODUCTS

地址:无锡新吴区薛典北路128号

销售电话:0510-85310089转8069

网址:www.jsaoming.com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
行业新闻 news
光伏行业或进入“保存量 弃增量”状态
发布者:奥明能源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1 10:08:36  点击:543

 光伏标杆电价调整的征求意见稿下发以后,整个光伏圈瞬间沸腾了。简单看了一下几个光伏主流的公众号,这一条新闻的累计阅读量15万以上。今天对光伏标杆电价调整的征求意见稿的几点思考,可能不够成熟,欢迎多提意见!

  一、去年和今年两个征求意见稿数据对比

  昨天发的,仅仅是一个征求意见稿。我想起去年这个时候,也有过一个电价调整的征求意见稿,不过那时候的调整计划是这样的(见表1)。

  表1:2015年、2016年光伏电站标杆电价调整计划(征求意见稿)

  最终,2015年底的正式稿提出了2016年执行0.8、0.88、0.98元/kWh的标杆电价,2017年另行确定。

  时间仅仅过去一年,新的光伏标杆电价征求意见稿中的标杆电价,甚至比当初预想的2020年电价都要低15%以上。

  二、电价下调的基础应该是什么?

  光伏标杆电价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降幅,应该主要基于两个原因:

  1)光伏系统造价大幅下降,电价不调整项目收益太高。国家没理由拿全国人民的钱补贴光伏项目,使其产生超额利润。

  2)补贴缺口太大。整个行业对此均怨声载道。如果不下调补贴水平,结果很可能是国家兑现不了自己的承诺,致使国家权威受损、企业利益受损。

  因此,补贴下调是必然的。

  然而,下调多少合适呢?

  我觉得要看目的是什么。

  是让整个光伏行业在微利情境下继续发展,还是以尽量减少补贴缺口的量入而出?

  我们为了发展可再生能源而收取可再生能源附加,而不是为了把可再生能源附加花出去而发展可再生能源。

  因此,“发展可再生能源”才是根本目的,是本质;调补贴只能是因为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,保障项目基本收益不再需要如此高的补贴,而如果为了迁就补贴的额度而下降则是本末倒置。

  既然如此,那多高的电价才能保障项目的基本收益呢?

  三、如何保障项目的基本收益?

  根据2016年初中国气象局发布的2015年全国平均的固定式最佳倾角首年利用小时数情况为:

  1)东北、华北、西北及西南大部地区在1100h以上,其中新疆大部、青藏高原、甘肃西部、内蒙古、四川西部及云南部分地区在1500h以上;

  2)陕西南部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苏、四川东部、湖北大部、江西、湖南东部、浙江、福建、台湾、广州、关系中南、贵州西南部在800~1100h之间。

  3)四川东部、重庆、贵州中东部、湖南中西部及湖北西部地区不足800h。

  可见,首年利用小时数在1500h以上、800h以下的都是小数地区,大部分地区在800~1500h之间。

  之前武连明先生曾做过一个研究,基于理想模型获得的反算电价如图1所示。

  1、不考虑限电因素、不考虑补贴拖欠情况、不考虑通货膨胀因素;

  2、采用现行增值税和所得税政策,电价执行时间为20年,最后五年电价取值0.3元/kWh;

  3、组件首年衰减2.5%。以后每年衰减0.7%;

  4、全投资融资前内部收益率为8%。

  上述测算条件是非常理想的,在目前条件下是不可能的。


图1:基准收益率(ic=8%)下的反算电价

  从上图可以看出,即使在不可能实现的理想模型下、以6元/Wp的价格考虑,

  0.55元/kWh的电价,即使在首年利用小时数达到1500h也无法实现8%的基准收益率;

  0.65元/kWh的电价,即使在首年利用小时数达到1300h也无法实现8%的基准收益率;

  0.75元/kWh的电价,即使在首年利用小时数达到1150h也无法实现8%的基准收益率。

  与前文的资源数据对应就可以发现,如果采用征求意见稿中的电价,即使在最理想的条件下,几乎所有光伏项目都无法保障8%基本收益率。然而,包头0.52元/kWh与阳泉0.61元/kWh如何解释?

  四、0.52元/kWh与0.61元/kWh的电价

  任何行业都有佼佼者。在大多数企业的造价水平为6元/W的时候,也会有个别企业能做到5.5元/W,但并不代表行业的整体水平。

  领跑者的投标单位都是行业的领先企业,中标的更是领先的佼佼者,中标项目几乎都是行业的最低电价,但阳泉的中标电价中位数为0.77元/kWh;包头的中标电价中位数为0.57元/kWh。

  如果连行业最优秀的企业、最低限度也只能做到的水平,也高于征求意见稿中的标杆电价,那也就意味着行业大多数企业其实已经失去了竞争的机会。

  五、标杆电价只是门槛

  众所周知,目前光伏实行的是竞争性配置。即国家能源局给出的标杆电价仅仅是门槛,要获得项目规模指标,必须跨过这个门槛,给出更低的电价。

  既然如此,为何不把这个门槛定低一些,发挥市场的作用,通过充分的市场竞争获得更低的电价呢?

  门槛太高,很容易形成垄断。“

  宽进严出”才能使市场更加活跃、竞争更加充分。

  六、关于分布式的补贴

  由于分布式的度电补贴是在当地用电电价基础上补,而三类区的用电价格已经有差异了。如果度电补贴再有差异,就会使低的更低,更不利于分布式的发展,跟国家的发展目标想做。因此,我还是赞成采用统一的度电补贴。

  七、结语

  考虑保障光伏行业最优秀企业的投资项目能够获得基本的收益,考虑到补贴缺口的实际情况,综合考虑建议:

  三类地区光伏分别降价0.1 -0.15元/kWh,分布式补贴不变。

  还是要强调一下:

  “发展可再生能源”才是根本目的,是本质;调补贴只能是因为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,保障项目基本收益不再需要如此高的补贴,而如果为了迁就补贴的额度而下降则是本末倒置。

  如果按照征求意见稿的额度下降,至少光伏行业可能会进入一个“保存量,弃增量”的状态。

  另外,可再生能源附加费的收取需要找一个责任主体。一些自备电厂不想交就不交,那随着电改的深化,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不交。到可再生能源附加收上的比例越来越低的时候,是不是要进一步降低补贴?

上一页:中国光伏行业陷入集体焦虑 价格血拼战频频上演
下一页:光伏行业出现“短暂黄金期” 三措并举延长黄金期
    

Copyright (c) 江苏奥明能源有限公司 All reserved.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
地址:无锡新吴区薛典北路128号
销售电话:0510-85310089转8069

网址:www.jsaoming.com 苏ICP备16064255号